首頁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商女為妃

第八十章 怒

重生之商女為妃 竹苓清秋 2053 2019-08-25 15:26:32

  離馥努著嘴委屈看著楚安,哽咽道,“楚安,父皇想要將我許給司桐!”

  楚安好不容易將人安撫下來之后,卻聽到了如此讓她震驚之話,呆愣許久才回過神來。

  “所以公主這些日子似乎看司桐不滿,是因為此事?”

  “自然,司桐他是什么人???終日流連青樓,風流無恥之徒,父皇竟然要將我嫁給他!”離馥邊說便流著眼淚,無比委屈說道,“母妃也是,她竟然也同意父皇的決定,他們實在是太過分了!”

  楚安聽著也跟著傷心,七公主尚武,常常出入軍營,領兵擒賊不在話下。她以為能夠配的上七公主的男子,必定是像慕容修這般的少年將軍。

  誰想到皇上竟然會選擇了司桐,也難怪七公主感到憤恨委屈。

  “公主,這圣旨還未下,公主不如好好同皇上或者貴妃娘娘說說?”

  離馥胡亂抹著眼淚,說道,“沒用的,父皇與母妃一唱一和,根本容不得我插嘴。說我平常已像個男子,需要嫁個文弱點的才好。文弱點的男子有何好處?要是遇到危險,難道要本公主保護他?”

  “好,就算是要找個文弱點的男子,那這天下這么多男子,為何一定要是司桐那風流之徒?母妃竟然說他成了親之后便會改!”

  楚安不知如何安慰,這世上能同自己喜歡的人過一輩子的何其之少,大都是門當戶對的合適之人。

  看著離馥哭得如此傷心,楚安想了想,說道,“那不如去跟夜王殿下說說?”

  司桐是何種人離夜最是清楚不過,他們可以是兄弟,但應該不會同意自己的妹妹嫁給司桐吧?

  誰知離馥又搖了搖頭,說道,“五哥他早便知道,他讓我自己解決。反正我就是不嫁給司桐,打死他也不嫁!”

  “自己解決?”離夜平時不是挺疼離馥,為何不幫她一把?

  楚安正想著,又聽離馥說道,“嗯!好了楚安,你也別我為太難過,我就是想找人嘮叨嘮叨?!?p>  “我也就只能聽你說說了,其他忙我卻是無能為力,不如這幾日我進宮陪陪你?”

  “不用了楚安,我是那種會因為此事難過的女子嗎?”

  楚安腦中回憶過剛才離馥慘哭的模樣,心口不一道,“不像?!?p>  離馥與楚安嘮叨了一陣之后,便同她道了別,臨走前特意回頭交代道,“對了楚安,我要打死司桐這件事情你別跟五哥說,否則他們要是有了防備,我可就很難成功了!”

  楚安欲言又止,七公主這話應該只是說說吧,怎么仿佛她只是在說一件小壞事,完全與人命搭不上邊?

  方才原本想要借此安慰之名入宮,好再去見見玉叔。

  玉叔說了出宮見她,可如今距離上次見玉叔已四個多月過去,也沒見他有什么動靜。

  她想要為楊家平反冤屈,證明那一百多口人并非因楊家而死。

  可楊家一案牽連范圍甚廣,白府與慕容府在朝中根基深重,尤其是白府。

  白碧身為一國之母,宏王對皇位勢在必得,她若是想要平反冤屈,那必定會牽涉到爭奪太子之位,楊家也正是因為奪嫡之爭而慘遭滅門。

  但夜王殿下無心爭奪皇位,她如今是他的妻子,這樣做又會將他連累。

  不過想想也不必擔心,她是夜王殿下妻子一事只有他們知道,若是真到了那時候,他知道該怎么做。

  楚安心中煩亂身體疲憊正打算休息,剛進木院卻見到了嚴氏氣勢兇狠坐在院中,好似她犯了什么大錯。

  嚴氏一側是跪著的王虎,見楚安歸來抬頭朝她看了一眼,又迅速低下了頭。

  只是這一瞥,楚安便已看到王虎臉上的掌印,很深!

  楚安雙眉之間立即皺起,臉上早已無尋常溫和之色,冷聲道,“王虎,誰讓你跪在地下的?”

  王虎哆哆嗦嗦還尚未回答,嚴氏便已自大應聲,道,“是我!”

  然而,楚安臉看都不曾看她一眼,依然冷著臉對著王虎,“別忘了你的主子是誰,是本郡主讓你跪了?”

  王虎有苦難言,卻也知道小姐這是在為他討公道,便哆嗦著從地上站起。

  哪想還沒站起,嚴氏帶著的人便一腳踢在了王虎后膝。

  院中傳出一聲清脆的響聲,王虎痛苦的捂著膝蓋。

  楚安大怒,“誰給你們的膽子,敢在本郡主院中撒野?”

  那些人陡然一驚,見嚴氏依然穩如泰山坐著,便也挺直了腰桿。

  “怎么,做錯事還敢在這大聲喊叫?”嚴氏走到楚安面前,看著她仿佛是在看低賤的下人。

  只是嚴氏身量不足,楚安足足比她高了半個頭,任她什么兇狠驕橫的眼神,也抵不過楚安垂眸俯看,反倒是自取其辱。

  “小海,誰踢本郡主的人,給本郡主狠狠掌嘴,打到牙碎為止!”楚安怒道。

  小海等這一刻已經許久,生怕自家小姐又心軟放過這些人。聞言立刻昂著頭瞪了嚴氏兩眼,上前將王虎扶起,鉚足了力氣甩了那踹王虎的小廝一巴掌。

  打到牙碎可不是靠雙手,而是大戶人家專門懲罰奴隸的竹板。

  嚴氏見楚安的人真的敢動手,雙手叉腰罵道,“你敢打我的人!你就不怕我將你們楚家這些齷齪事說出去,看你們楚家今后還怎么在帝都待著!”

  “請便!不過今日這木院中的賬要先結了!”

  楚安越過嚴氏,走到石桌邊上,看著滿桌的首飾與少量銀錢。

  這些東西她本來是要交給五姨娘保管,五姨娘卻讓她留在身側,拿取也更方便些。

  看嚴氏這架勢,她便也明白她出現在木院的意圖。

  她說過嚴氏也是個可憐人,但不代表她會與楚家那些人一樣容忍!

  嚴氏見她動了石桌上的那些貴重的首飾,不知從何處來的囂張底氣,說道,“要算賬是嗎?那我倒是要問問你一個楚家庶女,為何房中有這么多首飾?而且個個還價值不菲!是你們楚家怕我拿了,所以特意藏在你這的是不是!”

  “嫂嫂還真是聰慧過人!”楚安諷刺道。

  嚴氏未曾聽懂楚安話里的諷刺,恨不得伸長脖子讓所有人看到她的“聰慧”。

  

目錄
目錄
設置
設置
書架
加入書架
書頁
返回書頁
評論
評論
指南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