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玄幻言情 東方玄幻 青巫劍仙

第六章 我帶你們去

青巫劍仙 半夏煙光 2524 2020-03-31 10:10:00

  寨子西頭的石塔之下。

  一白一紅兩道身影,立在空地邊緣,眼神中帶著幾分詫異。

  黎鳶清早練拳時遺留下的痕跡,已被他們來來回回地觀察了許久。

  手中提著古樸長劍的紫袍青年,從石塔里緩步走出,見他們兩人還在觀察地上的痕跡,皺眉道:“的確有不凡之處??上П换膹U太久,沒用了?!?p>  龍姓公子深吸一口氣,緩緩抬頭,道:“沒想這等荒涼之地,還藏著一位高人。這拳法你可覺得眼熟?”

  “眼熟又如何?”澹臺玉卿收回目光,輕聲道:“他終究是退隱之人,找個人留下傳承,有何奇怪?”

  龍姓公子啞然失笑,道:“他那位在皇城權勢滔天的親傳弟子,若知道此地還有一個同門,不知作何感想?!?p>  “你們這些王侯權貴出身的人啊,遇事就喜歡往復雜了想,總覺得這世間的任何事情,都能扯上陰謀詭計。連你這等人也不能免俗,真是無趣?!?p>  澹臺玉卿說完,轉目望向巍然聳立的古舊石塔,神情寂然。似是在感慨,龍姓公子與她道不同而失望,倍感寂寥。

  兩人間的對話,包含了許多更深層次的意味,無需挑明,僅僅只言片語便可聽出其中跌宕波瀾。

  這么一番毫不客氣地評頭論足,龍姓公子不以為意,臉上笑容不減分毫。

  自堰北道一路行來,至今已有兩年光陰。

  這位,崀山古族出身的天之嬌女,一路上沒少對他冷嘲熱諷。

  二人能夠同行,一部分原因是出于巧合,自然也摻雜了幾分不能明說的東西。

  他固然欣賞澹臺玉卿的超然世外,喜歡那一份不同于俗世的清冷孤傲,卻不意味著認同了此女口中的某些言論。

  孤芳自賞、超然物外,看上去是如此的驚艷,卻令人無法靠近。

  同行途中看似曲意奉迎,實則是不愿與之交惡罷了。身為渤海侯府的世子殿下,這點容人之量還是有的。

  澹臺玉卿似乎并不在意他作何感想,轉而看向另一邊,輕聲問道:“曹公子,那把劍,如何?”

  “名器藏鋒?!弊吓矍嗄昝鏌o表情,冷冷地吐出四個字。

  自始至終,他對澹臺玉卿都不假辭色,還帶著幾分針鋒相對的意思。

  原因嘛,由自一場被中途打斷的對決。

  紫袍青年一直在找機會第二次出手,可惜未能如愿。

  所謂名器,顧名思義,便是在江湖上聲名赫赫的兵刃,也就是江湖中人口中的神兵利器。

  此類兵器通常具有不凡的來歷、轟動一時的故事傳說等等,與尋常刀劍之流并不一樣。

  “看來,曹公子已經知曉此劍的來歷?!卞E_玉卿沒有繼續說下去,轉身走向不遠處的馬匹。

  看過了石塔,發現了一些隱秘,她也就沒了興致。

  相較于那把江湖中人視若珍寶的名器長劍,她對黎鳶這個人,更感興趣。

  龍姓公子跟在其后,轉身時看了紫袍青年一眼。

  紫袍青年走在最后,似是在給龍姓公子解答疑惑,道:“一年前,有人從薊門青巫山下,取走了一柄劍?!?p>  龍姓公子道:“哦?那等我們入了薊門道,也去這個江湖上盛名已久的神劍山莊看看?!?p>  紫袍青年聞言,身上有一股鋒芒氣息浮動,正色道:“那是自然?!?p>  江湖之上,幾乎每一個用劍之人心中,都對兩個地方極為尊崇,有甚者將這兩地視作用劍者朝圣之所。

  龍姓公子口中的神劍山莊是其一,另一個則是紫袍青年出身的東海曹家,那里有一座聞名天下的劍池。

  薊門青巫、東海劍池,江湖上享譽數百年的劍修圣地。

  黎鳶并不知道,被她十分嫌棄的銹劍,會跟這等高高在上的劍修圣地扯上關系,縱使知道了,依舊還是會嫌棄。

  畢竟,那是一柄銹劍。

  她此時正一邊打量著懷里的東西,一邊腳步飛快地趕往村寨入口方向。

  楊鐵匠給她的東西是一件護臂,顏色灰暗十分不起眼,入手之感倒是挺沉的,僅有右邊一只。

  黎鳶舉著護臂左看右瞧,嘴里嘀咕道:“楊大爺是不是在糊弄本女俠?”

  眼看就要走出寨子,去領略外面世界的精彩,本女俠這個稱呼,不知不覺間成了她的口頭禪。

  村寨入口處,靈州郡最頂級的大紈绔陳澤,正急得滿頭大汗,若不是有林放在旁,他估計早就暴跳如雷了。

  找了這么久,寨子里始終沒人愿意做向導。

  游走在村寨里的護衛們,最終拋開老弱之人,找上了那幾個時常出獵的好手。

  面對一千兩銀子的誘惑,這幾人依舊連連推脫,死活不愿意做這個向導。

  被西鳳寨人稱作‘西北大坑’的古戰場遺址,是出了名的兇險之地,闖入其中的人,多半都是有進無出。

  他們固然經常在外捕獵,可去的都是荒野,從沒靠近過西北三十里的那個地方。

  之前,倒是也有不少外地人、世家公子出于好奇去過那里。

  但這些人也就在大坑外轉悠一圈,不會下到坑里,村寨的人自然愿意拿銀子帶路。

  然而這次,陳澤等人的目標,可不僅僅是在大坑邊上瞧一瞧那么簡單,他們要下坑!

  這不是找死么?

  幾個仍在軍中效力的護衛想著:是不是直接威逼,能更快的達成目的?

  繼而一改之前的和煦態度,流露出駭人的肅殺之氣。

  正當他們要換一副姿態說話的時候,就聽一個有些熟悉的嗓音說道:“一千兩銀子,我帶你們去?!?p>  眾護衛則是心頭一驚,差點下意識地拔出了佩刀。這聲音離得太近了,幾乎就在他們背后!

  幾人豁然轉身,全都一臉警惕,盯著站在一丈外的黎鳶,目光閃爍。

  這小女娃兒,什么時候來的?他們竟沒有絲毫的察覺!

  對于黎鳶,幾人印象深刻。

  能跟那位龍公子平靜對話,卻絲毫沒有情緒波動的少女,他們怎會記不???

  “你能帶路?”一名護衛上前一步,與其他人一樣,看向黎鳶的目光中充滿了審視意味。

  黎鳶左手撫摸著右臂,平靜而自信地說道:“除了我,在這里你們找不到其他人?!?p>  護臂已經被她戴上,感覺有些不習慣。出于對楊鐵匠的信任,黎鳶相信這護臂絕對不一般。

  被眾護衛身上那股氣勢嚇得不敢動彈的幾個獵戶,自然與黎鳶十分熟悉。

  可眼下的狀況,他們不敢開口說話,生怕觸怒了幾個軍爺,都看著黎鳶欲言又止。

  黎鳶是從小被他們看著長大的,都知道她拳腳厲害,得了楊鐵匠的真傳,但性子乖巧。

  更別說,黎鳶除了受楊鐵匠和陶老夫子的寵愛,村寨其他人也都對其十分喜愛。

  這可是整個西鳳寨的掌上明珠,豈能眼睜睜看著她去犯險?

  那名為首的護衛上下打量著黎鳶,忽然嘿嘿一笑,道:“有膽色,俺老周就欣賞你這樣的??上?,你是個女娃兒?!?p>  其他幾個護衛一聽這話,雖有幾分瞧不起黎鳶的意思,卻都十分認同的紛紛點頭。

  軍伍出身的他們,性情直來直去,最討厭一個人扭捏姿態。

  他們對黎鳶的勇氣和自信,十分欣賞,那股子舍我其誰的架勢,很對他們的胃口。

  若非黎鳶是個女的,他們心里已經打算,將之弄到駐北軍去摸爬滾打了。

  有這份勇氣和自信,再差也能在軍中混個差事。

  可惜,軍中無女眷,這是鐵律!

  黎鳶笑了,清秀眉眼忽然變得生動起來,篤定開口道:“除了我,你們找不到其他人。銀子,我拿定了!”

目錄
目錄
設置
設置
書架
加入書架
書頁
返回書頁
評論
評論
指南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