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玄幻言情 東方玄幻 青巫劍仙

第八章 陰陽殺劍

青巫劍仙 半夏煙光 2189 2020-04-02 10:24:32

  黎鳶習文讀書至今十年,習武練拳亦有八年。

  在老夫子和楊鐵匠二人的耳濡目染之下,雖不曾走出村寨,卻也知道不少秘聞。

  她曾聽楊鐵匠說過,在江湖上,武夫、游俠兒的修為境界,僅有‘后天內息、先天真氣’這兩個模糊的劃分。

  劃分境界的依照,便是內息轉換為真氣,可以放出體外。

  尋常修武之人,終其一生能夠達到先天之境,已是極為不易。

  后來,老夫子陶笠也對她說過有關修煉境界的一些趣聞。

  說是早年間,天下布武,朝堂上那些位高權重的大臣們,為了討好帝王,對照朝中九品制官位,將武學境界也劃分為九個等級。

  企圖以朝堂統御紛亂江湖,進一步做到‘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率土之濱莫非王臣’。

  帝王大悅,親自頒下了詔書,通傳天下。

  可惜,這個政令最終成了一個笑話。

  那些武夫游俠,若是有心服從管束,又豈會混跡江湖?

  被朝廷管著,哪還能快意恩仇??!

  可一個統一了東荒大地的偌大王朝,底蘊深不可測,豈會任由這些武夫游俠肆意妄為?

  于是,在百年前,有王朝大軍馬踏江湖,一舉滅掉了大半鼎盛一時的江湖門派,以及享譽武林的俠士高人。

  更有識時務者,被朝廷收編,搖身一變成了江湖人口中的‘鷹犬走狗’。

  自那以后,江湖武林實力大損,但經此一役,先天之上九品成仙的說法,不知從哪兒傳了出來,在這世間流傳甚廣。

  黎鳶自知見識淺薄,無法準確識別所謂‘境界’的不同。

  因此判斷他人實力,通常以她自己為標尺。

  這二十多里的行程,前后用了將近兩個時辰,黎鳶一直都在不動聲色地觀察龍姓公子等人。

  途中,似是為了打發無聊的時間,紅衣颯颯的澹臺玉卿,不時地跟黎鳶說著話。

  沒對黎鳶刻意的隱瞞,通過簡單的交流,澹臺玉卿十分平靜的說出了幾人的身份來歷。

  白衣白裘的龍姓公子,名為龍問秋,東海道渤海侯府的世子殿下,負笈游學至此,前來祭拜先祖英靈。

  紫袍青年姓曹,來自東海道曹氏一族,主修劍道,放在江湖上年輕一代中也算是難覓敵手。

  “至于我嘛……”澹臺玉卿眺望著遠方,輕聲道:“一個不能左右自身命運的可憐人?!?p>  澹臺玉卿可不可憐,黎鳶不清楚。

  命運這種高深莫測、難以揣摩的詞匯,從來都不是她會去思考的東西。

  黎鳶簡單在心里總結了一下,將這一行人分為三類。

  第一類是龍問秋為首的三人,完全不懼風沙侵襲,舉止淡然。無論修為還是氣息都是如淵似海,深不可測。

  這三人明顯都是高手,比所謂的武道先天,更為厲害。

  而這其中,尤其以那紅衣女子澹臺玉卿為最。

  第二類是那幾個出身軍伍的護衛。在修為境界上,不見得比自己高多少,未入先天。

  不過,黎鳶對比了一下,估摸著幾人的戰力,卻比自己只強不弱。

  最后一類是陳澤、林放這兩個紈绔公子。

  二人這一路上的表現,就是拖后腿的,有些慘不忍睹。

  不管怎么看,兩人都是比她還差勁的普通人,或許會些武藝,但養尊處優慣了,沒吃過苦頭,連北地常見的風沙都能令他們難以招架。

  若非有一眾護衛保護,還沒走出戈壁灘,估計就得歇菜。

  得出這樣一個結論后,黎鳶頓時放心了不少。

  有三個超出武道先天境界的高人同行,自然不懼普通陰煞兇邪之物。

  只要下坑之后不太過深入,應該不會出現什么難以應付的意外。

  眾人停留休息了片刻后,再度出發。

  越靠近那座陷入地面的大坑遺址,陰冷寒氣便越發濃郁,地面上出現了一層層寒霜。

  稍有冷風拂過,便如凌厲刀鋒一般劃過,寒意刺骨。

  行進不過片刻后,陳澤、林放二人最先支撐不住,刺骨的寒意令他們渾身顫栗不止,已經無法繼續前行。

  緊接著,眾人胯下的馬匹,也開始嘶鳴不已,不愿再超前踏出一步。

  在龍問秋有些冷漠的目光注視下,陳澤二人連連告罪,最終在護衛們擁簇下,帶著馬匹返回沙漠邊緣等候。

  再次上路,一行人由原來的十余眾,變成了四人徒步。

  相較于三人的輕松自然,黎鳶此刻行進的速度也放慢了許多,每走一步,都顯得頗為吃力,只能落在最后,步履蹣跚。

  澹臺玉卿對黎鳶頗有好感,放慢了腳步,與黎鳶并行。

  “你曾說從未出過村寨,為何對這條路如此熟悉?”澹臺玉卿輕聲問道。

  黎鳶喘著粗氣,道:“終究是要出來的,不能一輩子都待在寨子里。我將離開寨子的幾條路,全都記下了。至于這條路,寨里人這些年走的最多,自然最為清楚?!?p>  “咦?有人先來一步?”澹臺玉卿望著前方,腳下一頓。

  只見,不知何時泛起的霧氣籠罩下,一道身影隱匿其中,忽隱忽現。

  一身紫袍的曹姓青年,在話音落下的瞬間,周身迸發出一股鋒銳至極的氣勢,直至前方。

  龍問秋神色有了細微變化,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卻沒有開口說什么,腳步不停,繼續向前。

  聽到這話的黎鳶,下意識地停下腳步,瞇著眼睛望了過去。

  前方霧氣朦朧,濃郁的陰冷之氣,早已令地面白沙之上,覆蓋了一層寒冰。

  目測那道身影所在之地,正是‘西北大坑’的邊緣。

  黎鳶沒來由地心頭一緊,一股危機感襲上心頭,令她渾身汗毛直立。

  與此同時,一道呼嘯之聲自前方傳來。

  緊接著似有一只無形大手,陡然出現,攪動朦朧霧氣,裹挾勁風而來。

  地面上冰沙翻滾,形如駭浪席卷,那股鋪天蓋地的聲勢,令人心神動搖。

  錚!

  曹姓青年手中古樸長劍,倏然出鞘,森森劍光乍起,一往無前。

  沒有想象中的轟鳴碰撞,劍光沖入其中,瞬間泯滅于無形。

  危急關頭,眼看翻涌的冰沙臨近,黎鳶幾乎要驚呼出口。

  位于最前方的龍問秋,突然抬手,一黑一白兩道氣流自他掌心升起,化作兩道鋒銳劍芒,破空向前。

  嘭!

  那裹挾冰沙霧氣的大手,遇到黑白劍芒的一刻,立即崩碎開來,煙塵四起。

  見此情形,黎鳶長吁一口氣,有些戰栗不穩地喃喃道:“還好,還好!有驚無險?!?p>  沒等煙塵消散,只聽一道清朗的聲音遠遠傳來:“陰陽殺劍?你是王屋龍家子弟?”

半夏煙光

已被責編大大提交簽約,撒花。

目錄
目錄
設置
設置
書架
加入書架
書頁
返回書頁
評論
評論
指南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