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玄幻言情 東方玄幻 青巫劍仙

第九章 秦川姜煜

青巫劍仙 半夏煙光 2119 2020-04-03 10:10:00

  朝四方迸射開了的氣勁,裹挾著冰沙煙塵,肆虐周遭。

  黎鳶雖相距較遠,依舊被弄得有些狼狽。

  而她身旁的澹臺玉卿,則是無比淡然地立在原地,神情并無任何波動,仿佛這一次突如其來的變故,早已在她的預料之中。

  在這股鋪天蓋地的景象之下,黎鳶越發感覺到自身的渺小,不免在大為震動地感慨,喃喃道:“不愧是武道先天之上的境界,隨手一擊,竟如此恐怖……”

  一旁的澹臺玉卿似是聽到了這番話,轉過頭來看著她,道:“你底蘊不差,距離如此境界相去不遠?!?p>  聲音一如既往的清冷柔和,卻一字不漏的傳入黎鳶的耳中。

  “真的?你莫不是在騙我?”黎鳶將信將疑,剛剛發生在眼前的一幕,對她造成的沖擊,可謂巨大。

  今天見到的一切,令她對自己的判斷越發模糊起來。

  黎鳶沒出過村寨,近距離接觸擁有修為之人,這也是頭一次。

  聽過再多有關這方面的描述,都不及她親眼見證來的震撼。

  她知道楊鐵匠修為高深莫測,否則也不會對她做出‘勉強入眼,不入流’一類的評語。

  可從小到大這么多年,她從未見過楊鐵匠真正出手。

  同樣的,被楊鐵匠極為推崇的老夫子,就更沒有過了。

  在她眼中,比龍問秋修為只高不低的紅衣女子,此時對她的評價,多少有些振聾發聵的意味。

  澹臺玉卿沒再多言,轉而望向遠處那道身影,明亮的美眸閃爍,若有所思。

  正在這時,收起雄渾氣勢的龍問秋也出聲說話,語氣中透出一股威嚴,道:“閣下也是不弱。這混元一氣運用的爐火純青,想來不是岌岌無名之輩?!?p>  沒有否認自己的出身,他知道,自己用修的功法,實在太過于扎眼,否認也沒有用。

  一股強烈的冷風吹過,彌漫的霧氣飄散,令前方地帶出現了短暫的清明。

  只見一名青衣長衫的青年,正含笑走來,目光灼灼地望著黎鳶四人。

  不過眨眼之間,此人已經來到了近前。

  “秦川姜煜,有禮了?!鼻嘁麻L衫的青年,姿態颯然,似是感受不到充斥在天地間的陰冷氣機,舉手投足無比的隨意灑脫。

  冷風拂過衣袍,龍問秋默然不語,目光冷冽地與之對峙,雙方陷入沉默當中。

  一時間,凝重的氛圍彌漫,黎鳶饒是在三丈之外,都能感覺到磅礴壓力撲面而來。

  “他們這是要再打一架?”黎鳶望著對峙的兩人,小聲嘀咕。

  澹臺玉卿輕聲笑道:“打不起來。只不過,兩人都是心高氣傲之輩,又是各自族中年輕一代翹楚,針鋒相對是免不了的?!?p>  黎鳶聞言,不由朝二人細細打量起來。

  說實話,黎鳶這些年生活在西鳳寨,沒走出過寨子是不假,卻也見過不少外來之人,這全都賴于西鳳寨的獨特位置,距離前方的古戰場遺址不遠。

  什么故作瀟灑的江湖游俠兒,什么氣焰囂張的世家子弟等等,黎鳶終究是見過一兩次的。

  可那些人要么太過于裝腔作勢,要么就是目中無人令人不喜。

  如同正在對峙的兩人這般氣質超群的,黎鳶也是頭一次遇上。

  事實上,自從龍問秋一行人抵達西鳳寨,到現在黎鳶已經不知道自己經歷了幾個第一次了。

  一個劍眉星目,風度翩翩;一個面如冠玉,氣勢沖天。

  兩相對比,可謂是各有千秋,難分伯仲。

  只不過,在黎鳶的眼里,還是那一身青衫的青年,更對她的胃口。

  不至于令她少女懷春一般怦然心動,但對比龍問秋那股子不怒自威的氣焰,她還是對自稱‘姜煜’的青衫青年,頗有好感。

  黎鳶上前湊了兩步,小聲問道:“陰陽殺劍我聽說過,混元一氣又是什么?”

  陶老夫子所教授之物,除了經史子集外,詩詞歌賦只讓黎鳶自己去看。

  自傳授黎鳶養息術,他口中說的最多的,便是廣袤東荒大地上,各家流派的修煉之法。

  當然,即便是提及這些,也不會深入詳解。

  黎鳶能中老夫子口中知道的,也不過是個名字而已。

  例如龍家陰陽氣,姚家紫氣鐘,楚氏霸王血之類的,混元一氣的名字,黎鳶從未聽老夫子提起過。

  “八千里秦川深處,有一隱世不出的古老氏族姜家?;煸粴?,便是這個家族世代相傳的修煉之法。教你練氣古法的那位,比我這個小輩更清楚此間秘聞?!卞E_玉卿依舊是那么輕聲細語,波瀾不驚。

  從見到黎鳶第一眼開始,她就看出了許多非同尋常的東西,相信龍問秋和曹家那位劍癡,也看出了端倪。

  可看到的東西越多,她就對黎鳶背后的那位,越發忌憚。

  因此,適可而止的收斂了心中好奇。

  之后通過與黎鳶的接觸,她發現黎鳶似乎對那些東西,一無所知。

  再加上,她料想中的那位高人,并未流露出敵意,這才令她放松下來,一路行來對黎鳶多有提點,答疑解惑。

  只是,她想差了。將養息術和那套拳法,歸在了同一人身上。

  澹臺玉卿最后那句話的內容,令黎鳶悚然一驚:練氣古法?不是養息術么?

  她只知道自己每日練習的東西,名為養息術,是極為簡單的呼吸吐納之法。

  年幼時,受了陰邪之物沖撞,差點一命嗚呼,才被老夫子強制練習此術,后來沒多久,老夫子便纏著楊鐵匠傳授她拳腳,以求能令她軀體強健。

  一直以來黎鳶都未想過,這套簡單的呼吸吐納方法里,還有其他的深奧門道。

  黎鳶皺眉,仔細琢磨了一下,發現自從練習養息術后,她的身子的確變得越發強壯,極少生病。

  本來,她還是為是那套拳腳功夫起了作用,平時沒有留意過,現在想來,怕是的確有些不正常。

  一個女兒家,生的清秀白皙就算了,十幾年來幾乎沒生過???

  放在其他地方,或許還算正常,但西鳳寨地處境北邊陲,出了名的苦寒之地,這樣若能算正常,可就是奇聞了。

  黎鳶陷入沉默,暗忖道:老古板身上的秘密,越來越多了呢……回去后一定好好問問。

  卻在此時,變故突生。

  在之前的交鋒中吃了悶虧的紫袍青年,突然踏前一步,持劍擋在了兩人之間。

半夏煙光

上午去鎮上打印合同,不出意外今天就會寄出去。   小可愛們,去投資吧!求推薦收藏!

目錄
目錄
設置
設置
書架
加入書架
書頁
返回書頁
評論
評論
指南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