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玄幻言情 東方玄幻 青巫劍仙

第十二章 噩耗

青巫劍仙 半夏煙光 2375 2020-04-06 10:10:00

  黎鳶很快就回到了沙漠邊緣,在這里等待的陳澤等人,紛紛上前來詢問。

  帶路的向導居然回來了,其他人呢?

  黎鳶訕笑著解釋了一番,提到姜煜的突然出現,以及那場短暫的交鋒,更是極為興奮的手舞足蹈,將整個場面說的跌宕起伏。

  當然,這番話里面有幾分真假,又有多少夸大其詞,就只有黎鳶自己知道了。

  聽完黎鳶的講述,陳澤扯了扯身上的大氅,不免嘖嘖感嘆:“可惜了這么一個大場面,沒能親眼目睹?!?p>  “從那里出來后,我估計他們很快就會離開。你這個地頭蛇,可別出了岔子?!绷址殴艘豢跓釟?,望著遺址方向,神色鄭重的叮囑。

  陳澤自是點頭不已,連連稱是,繼而問道:“林兄,你不是被禁足在家的么?怎么遇上這幾位神仙的?”

  神仙,陳澤對那些高不可攀之人的代稱。

  顯然聽過黎鳶的講述之后,龍問秋三人的形象,在他心里已經被無限拔高了。

  一聽這話,林放也來了興致,道:“這還得從我一位好友說起,我那好友……”

  原來,林放因平日放浪行徑,招惹了不少是非,將青陽城弄得不得安寧。

  繼而惹怒了那位封疆大吏,身為青州道節度使的大伯,以至于被禁足不得外出。

  身為青陽林氏的世家子,再加上父親戰死沙場,林放從小就被大伯林靖所器重。

  早年間林靖返京述職,林放便被其帶在身邊,去往京城長安生活了幾年。

  以林放的性情,自然免不了結交了京中勛貴子弟,很快便融入了長安城的二代圈子,如魚得水。

  饒是這幾年返回了北地,沒機會在長安城的深潭里鬧騰,他們彼此間卻也沒有斷了聯系。

  五年前,他從這群勛貴二代們的書信中,得知渤海侯世子以‘未曾負笈游學’為名,駁回圣意,并未與長寧公主按期完婚。

  從那時候開始,他便對這位渤海侯世子十分的敬佩,想要結交一番。

  因此,林放在得知龍問秋自京城一路向東北行進,出京畿入東海,從王屋山進了堰北道,便一直留意他的下落。

  直到半年前,龍問秋走完了堰北十一州,進了青州道境內,林放想方設法從家里偷摸跑了出來。

  離家八百里跑到了岳陵城,親自相迎。

  之后更是一路跟著來了這里,可謂是十足的狗腿子行徑,就差沒有跪舔了。

  龍問秋在他眼里,就是個十足的猛人,令他高山仰止的大猛人。

  連與公主完婚這種事都能拒絕,這簡直是不把皇家的臉面放在眼里,稱得上東岳王朝三百年來第一人了!

  黎鳶沒興致聽他們兩人談話,早早走到了一邊,坐在地上靜靜等候。

  大約過了半個時辰,倏然有一陣隆隆震蕩,從古戰場遺址的方向傳來。

  緊接著,便是無盡的嘶吼、吶喊,仿佛千軍萬馬在焦灼廝殺。繼而有一道道光芒沖天而起,直入云霄。

  整個天空,在一瞬間變成了黑紅之色,急速涌動的煙云中似有無數兇魔邪穢,欲要破云而出。

  眾人只感覺一股滔天煞氣席卷天地,如同大浪翻涌,滾滾而來。

  那群護衛第一時間將陳澤二人護在中間,神色凝重而警惕。

  黎鳶臉上浮現好奇之色,起身不斷朝著那個方向張望,試圖能夠看到更清楚一些,可惜沒能如愿。

  這番奇異景象,來的快,去的也快。短短片刻時間,景象以及聲音俱都消失不見。

  陳澤目露驚異之色,心有余悸地大喊道:“那番景象是怎么回事?還有那震天殺喊之聲……”

  林放則是揮手讓身前的護衛退開,緩步走到黎鳶附近,問道:“你似乎并無意外?”

  黎鳶有些遺憾的收回目光,口中解釋道:“這本是戰場遺址的特色之一。以往那些前來此地的人,大多都是沖著這個來的。只是異象可遇不可求,出現的時間并無規律,來了也不一定遇上?!?p>  “這倒是頗為稀奇?!绷址劈c點頭,便沒了興致,轉身返回馬匹所在之處。

  過了沒多久,以龍問秋為首的三人,加上那個來歷同樣不小的姜煜,一行四人緩緩從遠處走來。

  祭拜過先祖英靈,又看完了壯闊奇景之后,這些人沒了繼續停留的意思,當即決定返回西鳳寨。

  黎鳶同樣不愿再跟這些人繼續呆在一起,自然是沒有意見。

  來時路上對黎鳶頗為和善親近的澹臺玉卿,沒有再和黎鳶說話,一路皺眉沉思著什么。

  歸途多了一個人,由于龍問秋三人沒有明說,陳澤和林放也摸不準深淺,于是也變得沉默起來。

  當一行人回到西鳳寨,時間已經臨近傍晚。

  薄暮籠罩下的西鳳寨,那一座座在破舊房屋,猶如風燭殘年的垂暮老人,匍匐在著境北苦寒的曠野上。

  龍問秋等人徑自離開,沒有絲毫留戀。

  澹臺玉卿臨行之前,深深地看了黎鳶一眼,似有什么話要交待。

  可看到黎鳶對眾人拱手之后,徑自返家,連句道別的話都沒有,最終她沒能把話說出口,嘆息一聲,縱馬而去。

  倒是那位名為姜煜的青年,對黎鳶走入的院子好生打量了一番,才飄然而去。

  外來之人的步履匆匆,并沒有在這座村寨留下什么痕跡。

  真要說有什么不同,只能是黎鳶多了一筆銀子,成為了寨子里人平日的談資,以及打心底羨慕的對象。

  日子一天天過去,依舊是那么的毫無波瀾。

  自龍問秋一行人來過之后,黎鳶平日里的活動多了一樣,得出空閑的時候,她會坐在村口的土坡上,望著遠方發呆。

  臨近年關,位于境北邊陲的西鳳寨,迎來了一場鋪天蓋地的鵝毛大雪。

  這讓本就惡劣的氣候環境,越發令人難以生存。

  村寨西頭的叢老頭死了,死在了大雪落下的那天夜里。

  黎鳶是第一個發現叢老頭死去的人,沒有悲傷和惋惜,她只覺得這是苦日子熬到頭了,叢老頭得到了解脫。

  那次去往古戰場遺址的經歷,讓黎鳶有了細微的改變,眼眸中多了一些向往。

  黎鳶發現,楊鐵匠近些時日舉動,頗為反常。

  那粗著嗓門大聲怒罵的聲音,不知何時不見了蹤影,有的只是看到黎鳶后,一次次的欲言又止。

  其他時候,楊鐵匠都在默默的鑄造著各種奇異物件,顯得有些沉悶,似乎任何事情都不足以令他提起興致。

  黎鳶一直想找機會跟老夫子聊聊,卻沒想楊鐵匠先不正常了。

  距離新的一年到來,還有三天。

  冷風刺骨,呼呼地刮著。本就冷清的街上,一個人都沒有。

  燃著爐火的鐵匠鋪內,黎鳶被楊鐵匠按在小凳子上,一臉疑惑。

  楊鐵匠黝黑的臉上浮現不忍之色,似乎怕即將說出口的話語,會令黎鳶難以承受。

  沉吟了許久,他才說道:“老窮酸本不想讓你現在知道,可老子要是不說出來,實在憋得難受!”

  黎鳶樂道:“有話那你倒是說啊,扭扭捏捏的像個什么樣子。老古板怎么了?”

  楊鐵匠低聲道:“他快死了?!?

目錄
目錄
設置
設置
書架
加入書架
書頁
返回書頁
評論
評論
指南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