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玄幻言情 東方玄幻 青巫劍仙

第十九章 刀客,紀安

青巫劍仙 半夏煙光 2295 2020-04-13 21:57:38

  青樓楚館、勾欄瓦舍,一般白天的時候是不開門做生意的,這里的人都是夜里討生活。

  臨近午時。

  位于鎮子主街南段的翠鳳樓前,來了一個長相頗為俊逸的少年。

  少年約有十四五歲,身子顯得有些單薄。

  這么一個少年,大白天走到了做皮肉生意的地方,立刻就吸引了街上本就不多的行人。

  行人紛紛駐足,想看看這位手里提著刀的少年,究竟想干什么。

  令眾人沒想到的是,少年的腳步剛剛停下,那位已經成了翠鳳樓頭牌的白娘子,親自打開了翠鳳樓的大門,將這提刀少年迎了進去,引得一眾駐足觀望的行人們,頓時騷動起來。

  隨后,素來極少對人展露笑顏的白娘子,破天荒的,沖這些觀望的人們甜甜一笑,轉身關上了大門。

  這一笑,讓外面的人一下子炸開了鍋。

  白娘子的凄苦經歷,鎮子上極少有人不知道。

  只不過,都曉得白娘子是路經此地遭了難,卻沒人知道她是何方人士。

  這位白娘子,自從被陸家少爺禍害了之后,曾有多少人都為之扼腕嘆息。

  后來,白娘子進了翠鳳樓,成了鎮館的頭牌,當初為之惋惜的人,又有多少人為之豪擲千金,只為了美人一笑,這就不足為外人道了。

  當少年的身影隱沒在門內,外門原本冷清的街道上,議論聲一片。

  除了驚嘆白娘子的笑顏果然動人之外,更多的還是在疑惑。

  那提刀少年是誰,值得白娘子親自相迎?

  “嘿,這小子什么來頭?我看毛都沒長齊呢吧?居然大白天逛青樓?”

  “這白娘子也是奇怪。親自相迎不說,還沖我笑了,簡直跟做夢似得。往日多少人為了博她一笑,散盡家財也沒能如愿。今兒個這是怎么了?”

  “嘖嘖,那是沖你笑么?真要是,那也是對我!我看怕是要出事了。翠鳳樓是陸家的產業,陸公子若是知曉這件事,怕是會殺人??!”

  “說的沒錯,想當初陸公子玩膩了白娘子,將之送入翠鳳樓,可是把她當做搖錢樹的,誰敢不掏銀子親近白娘子,怕是離死不遠了?!?p>  翠鳳樓內,提刀少年面無表情,一言不發地跟著白娘子上了樓。

  翠鳳樓紅紗羅帳、香氣撲鼻的環境,似乎并不能引起少年的絲毫興趣,始終目不斜視。

  白娘子在前引路,口中輕聲道:“你來的有些慢了,比約定之期晚了一天?!?p>  “遇上幾個劫道的馬賊,耽誤了些時間,可以少收你一百兩銀子?!鄙倌暾Z氣生硬,似乎極少說話一般,嗓音顯得沙啞刺耳。

  “以眼下的處境,多一百兩少一百兩,沒甚區別。還是都給你吧,留在我這里,又會被人搜了去?!卑啄镒勇勓钥嘈σ宦?,臉上帶著幾分釋然。

  終于要脫離苦海了,只是這苦海的盡頭,是死亡。

  提刀少年沒收答話。

  他只是個收錢殺人的江湖刀客,對雇主的身份過往,從不感興趣。

  雇主說什么,他就聽什么。

  只要給錢不含糊,他不在乎自己成為一個傾聽者。

  說話間,兩人來到一個房間。

  房間內的布置頗為素雅,全然不像是一個青樓頭牌應該有的住處。

  推門進入房內,首先映入眼簾的,是一老一少兩具尸體。

  年齡大的是個濃妝艷抹的婦人,到也不見得有多老,饒是已經死了,也能看出幾分徐娘半老的風韻。

  可惜,在青樓這種地方,年輕才是最大的本錢。

  這婦人從衣著打扮上來看,應該是翠鳳樓的老鴇,她身旁的那具尸體,則是一副丫鬟模樣,看面相約有十二三歲的樣子。

  “你做的?”提刀少年看了看尸體,目光移開,平靜問道。

  白娘子笑了,笑的十分開心,道:“即便被人廢了經脈,我終究是個混江湖的。殺幾個普通人,不是難事。倒是你,可以告訴我名字么?”

  “紀安?!鄙倌甑挂矝]什么顧慮,直接說出了名字。

  他清楚,當自己拿了銀子,離開這座青樓之后,眼前這位容顏清麗的女人,會死。

  白娘子先是錯愕,繼而釋然一笑,那笑容帶著幾年來從未有過的灑脫。

  “你一直都這么對雇主毫無戒備的么?”白娘子走到梳妝臺前,從一個暗格里取出一張張銀票,面額大小不一,總數有二百兩上下。

  瞧著白娘子拿著一捧銀票,一一數過后遞給自己,少年目光微動。

  他深深看了白娘子一眼,將銀票接過來,鄭重地放入懷中,說道:“不是,你對我沒有殺心?!?p>  白娘子如釋重負一般坐在桌前,面對兩具尸體,尤其是看著老鴇死不瞑目的眼睛,開心道:“昨夜鎮守府上宴請賓客,嫌我這個殘花敗柳晦氣,這里就剩下了我和她們,還有三個伙計一共六人。本以為你昨夜會來,沒曾想今日才到?!?p>  似是解脫了一般,白娘子念念叨叨,聲音輕快地說著。

  少年立在一旁,靜靜聽著,靜靜看著她說話的時候,端起了桌上的那杯酒,一飲而盡。

  不用湊近了仔細辨別,少年知道,酒里有毒。

  白娘子說著說著,眼眸中泛起淚光,聲音漸漸低沉下來:“我名為白宜薇,豐州郾城人士。跟一個退隱的老鏢師學了十年的武藝。幾年前效仿世家子弟游學,跟兩位師兄一路來到了北地。江湖兒女的快意恩仇、風花雪月,終究沒能見到啊……我、我想回去看看師父……跟他磕頭認個錯……師兄們都……都、死了……“

  她低沉的嗓音,漸漸變得微弱,最終細不可聞。

  兩行血淚從眼中流出,沿著早已毫無血色的臉頰緩緩落下。

  少年看著伏在桌上沒了聲息的白娘子,沉默片刻后,低聲道:“走好?!?p>  轉身,名為紀安的少年,大步走出了翠鳳樓。

  沒有理會那些在外尚未散去的行人,沿著主街一路向北。

  紀安的腳步輕盈,速度也極快,幾乎是悄無聲息地穿過了行人熙攘的街道,走進了遠寧客棧。

  去翠鳳樓之前,他已經確認了目標的行蹤,這是他一直以來的習慣。

  先確定要殺的人是誰,再去收錢。

  一步步踏上二樓,首先引入眼簾的,是一位立在那里臉色陰桀的青衣書生,正是陸鼎言。

  紀安目光微轉,看向另一邊。

  一名衣衫破舊,帶著幾分酒意的少女,正與一個眉清目秀的書童,拳來腳往,激斗正酣。

  那少女背著一個破布包裹,舉手投足間,帶著一股詭異的氣勁,招招不離對方要害。

  清秀書童明顯落入下風,疲于招架。

  正在這時,陸鼎言察覺身后有人,沒來由的感到一陣心悸,霍然轉身。

  紀安縱身向前,刀光乍起!

  冰冷的刀鋒,如一道電芒,從陸鼎言喉間劃過。

  “有人出二百一十五兩銀子,要你的項上人頭!”

  一刀,斃命!

目錄
目錄
設置
設置
書架
加入書架
書頁
返回書頁
評論
評論
指南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