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玄幻言情 東方玄幻 青巫劍仙

第二十章 無妄之災

青巫劍仙 半夏煙光 2183 2020-04-14 19:52:32

  “好快的刀!”

  如驚鴻一般掠過的的刀光,令黎鳶發出由衷地贊嘆。

  饒是黎鳶正在全力對付書童余青,她依舊為之稍稍分神,這一刀簡直太驚艷了!

  在紀安提刀登上二樓的那一刻,便引起了她的注意。

  只是黎鳶沒有料到,這少年出手竟如此之快,如此突兀干脆,毫無征兆地一刀封喉殺了陸鼎言。

  此刻,在場的人都嚇傻了一般,直愣愣地盯著雙手捂著咽喉的陸鼎言,眼睜睜看他帶著無盡的不甘和錯愕,緩緩倒在地上。

  整個二樓,陷入一片死寂。

  稍稍分神之間,黎鳶探出的手上,勁力便有些失去控制,不自覺間加重了幾分。

  帶著三重幻影的纖細手掌,一把扣在了名為余青的書童肩上,一股沛然之力順著五指透出,生生將其緊繃的肌肉骨骼擠壓錯位。

  咔嚓!

  這是骨骼錯位的聲音。

  黎鳶所用的擒拿技法,下意識地有了變化。

  那被江湖人士所極其畏懼和厭惡的‘分筋錯骨’之法,立即就施展了出來。

  “啊——”書童余青臉色猙獰扭曲,痛呼出聲。

  黎鳶手臂一甩,將其整個人摔翻在地,腳下后退兩步,眼角余光瞥向另一邊。

  與此同時,僅用一刀便斬殺陸鼎言的紀安,毫不留戀地收刀,抽身即走。

  只見此人縱身一躍,從樓梯口飛身躍下,輕盈地如同沒有重量一般飄了出去,眨眼不見了蹤影。

  黎鳶一愣,短短不到一個呼吸的時間里,她看到了一樣東西。

  “那把刀,有古怪!”

  匆匆一瞥,黎鳶便觀察到刀身之上存有一個烙印。

  那是,類似于王朝兵器監的專屬烙印,卻又不盡相同。

  一瞬間,黎鳶腦海中閃過剛才的畫面,那把刀掠過陸鼎言咽喉的時候,刀鋒之上有隱隱紅光浮現!

  這時,趴在地上整條左臂都無法動彈的余青,聽聞動靜,霍然扭頭。

  當他的目光望見陸鼎言倒地,喉間鮮血涌出,口中陡然發出一聲好似野獸般的吼叫,手腳并用地沖了過去。

  黎鳶恍然驚醒,目光微轉,卻又有了一個驚人的發現:那個說書的老者,不見了!

  “什么時候離開的?”

  這樣的念頭在心中浮現,黎鳶當即一搖頭,拋開這些無關緊要的雜念,腳下疾走,徑直沖向窗口。

  此時不走更待何時?

  那書生模樣的家伙明顯來頭不小,如今死在了這里,即便不是黎鳶動的手,恐怕也難以逃脫干系。

  黎鳶原本初至撫寧鎮的大好心情,早就被破壞殆盡。

  雖有些惋惜沒能在撫寧鎮好好逛一逛,多見識一下不同于西鳳寨的繁華景象,但眼下發生的事情,讓她不得不先行離開。

  隨著陸鼎言的死,這座遠寧客棧已經成了是非的漩渦,多留無益。

  黎鳶的當機立斷,為她自己爭取到了足夠的時間。

  此刻,黎鳶心中不免對突下殺手的紀安,產生了極大的怨念。

  “真是晦氣!好端端地突然冒出來,眾目睽睽之下動手殺人,簡直就是個瘋子!”

  黎鳶心里碎碎念,動作卻是不慢,一個閃身便來到了窗口位置。

  她對陸鼎言有所不滿是不假,心里也打定主意要出手教訓此人一頓,可她沒打算殺人。

  在這種地方殺人,簡直是瘋了!

  黎鳶身影從窗口飛身而出,絲毫不做停留,一個翻身落地,沿著主街徑直向南方狂奔而去。

  她現在只有一個想法:離開撫寧鎮,越遠越好!

  “殺人啦!”

  待到黎鳶的身影消失不見,一聲尖叫打破了客棧二樓的死寂。

  二樓一眾食客,頓時亂作一團,一股腦全都朝著樓梯口沖去。

  鮮血橫流之地,陸鼎言已經沒有了聲息,雙目朝上望著房頂,死不瞑目。

  余青終于接受了陸鼎言身死的事實,最初的慌亂被暴怒所替代,雙目赤紅地緩緩起身,狂吼一聲沖出客棧。

  隨后,遠寧客棧一片大亂。

  驚恐的尖叫聲此起彼伏,鬧哄哄的食客胡亂奔走,如受驚的獸群,一哄而散。

  片刻后,一隊人馬自鎮守府方向疾馳而來。

  這縱馬而來的幾人,一連撞翻了幾個攤位,更有十余名來不及躲避的行人,被當場撞傷,倒地哀嚎。

  幾道身影未等馬匹停穩,便從馬上飛身而下,一頭沖入客棧。

  幾個呼吸時間之后,一聲聲怒吼從客棧二樓傳來,幾人再次以極快的速度沖出,飛身上馬向南而去。

  短短時間內,客棧外已經聚集了不少圍觀之人,七嘴八舌的嗡嗡議論著。

  陸鼎言的死,讓不少人覺得大快人心,由于忌憚陸家在鎮上的勢力,所以只敢低聲議論,不敢將這份興奮之意,表現的太過明顯。

  殺了陸鼎言的少年刀客紀安,此時早已不見了蹤影。

  和陸鼎言的書童余青,在客棧二樓動手的黎鳶,也不見了蹤影。

  這讓飛馬而來的陸家護衛,暴怒抓狂,怒吼不斷。

  不僅僅是因為有人敢在撫寧鎮上殺人,更憤怒客棧的人,居然一點有用的線索都沒提供。

  只知道那名和余青動手的少女,沿著主街向南出了鎮子,真正殺害陸家大少的兇手竟一無所知!

  另一邊,接到消息的陸家人,全都驚怒萬分。

  與鎮守王申海一同趕到的陸家家主,更是暴跳如雷,目呲欲裂地吼道:“立刻出動所有人,一定要將殺害我兒的兇手抓住,老夫要將其碎尸萬段??!”

  王申海這些年位居撫寧鎮守,與陸家乃是相互依存的關系,彼此間關系密切。

  眼下出了這檔子事情,他身為鎮守,自是責無旁貸,當即下令緝拿兇手。

  隨后,又派人手持鎮守令牌,去了鎮東五里外的駐北軍大營,欲要請駐北軍派遣甲士追緝兇手。

  沒多久,陸鼎言被人殺死在遠寧客棧的消息,如同一股狂風席卷,傳遍鎮子的各個角落,引得一片嘩然。

  有人拍手稱快,有人仰天痛哭。

  眾多曾遭受欺壓,或是被陸鼎言迫害之人,如同聽到了天籟之音,欣喜若狂。

  而陸家與鎮守府的動作頻頻,主街上馬蹄踏踏,呼喝四起,令這些百姓沒能高興多久,紛紛戶門緊閉,風聲鶴唳。

  離開鎮子二三里,道路兩旁的田野,便被蔥郁的密林所替代。

  已經走出鎮子的黎鳶,突然改主意了。

  沒走多遠,她就拐彎鉆進了路旁林子,小心地抹除地上的印記,悄然躲了起來。

  一隊隊人馬從不遠處的路上呼嘯而過,黎鳶伏身在地,靜靜等待。

  她在等一個人,那個讓她遭受無妄之災的家伙!

目錄
目錄
設置
設置
書架
加入書架
書頁
返回書頁
評論
評論
指南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