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玄幻言情 東方玄幻 青巫劍仙

第二十一章 刀鋒破甲

青巫劍仙 半夏煙光 2320 2020-04-15 21:47:02

  黎鳶素來相信自己的直覺。

  在那少年刀客離開之后,黎鳶就有種感覺,此人不會第一時間離開撫寧鎮。

  為了驗證這種強烈的預感,她選擇躲在林中,靜靜等待。

  事實上,在匆匆一瞥望見了那柄刀上的烙印之后,她心里就對這個出手狠辣凌厲的少年刀客,充滿了好奇。

  當時急著離開客棧,急于脫離是非之地,黎鳶也沒有細想。

  直到她出了鎮子,這才想起來,那個烙印她見過,而且十分熟悉!

  伏身在地的黎鳶,動作輕緩地掀起右邊衣袖,那出自楊鐵匠之手的護臂上,隱隱可以看見一個不怎么明顯的烙印,與那把刀上的烙印,如出一轍。

  黎鳶想不明白,這么一個少年刀客的兵器,為何會跟楊鐵匠扯上關系,她只知道如果搞不明白這件事情,她即便走了也會一直惦記著。

  沒過多久,鎮子方向傳來一陣隆隆馬蹄之聲,一名粗布麻衣的少年,手中提著一柄短刀,狂奔在前,速度比之奔馬還要快上幾分。

  在其身后,由十余名甲士組成的騎兵小隊,緊追不舍,雙方之間相隔的距離,越來越短。

  那少年縱身掠過,帶起一道道勁風,黎鳶伏在地上,以草木遮掩身形,一動不動。

  緊隨其后而來的騎兵小隊,縱馬疾馳,為首之人目光陰冷,死死盯著前方的提刀少年,臉色猙獰。

  默默注視著他們遠去,黎鳶緩緩起身,腳下一動,鉆入密林。

  這條筆直向南的道路,總長約有十余里,盡頭在小涼山下彎折向東。

  黎鳶在密林間快速穿梭,身影忽隱忽現,遠遠綴在騎兵小隊后方。

  此刻,她心里最好奇的是,那少年刀客一路不掩身形地狂奔,前有堵截之人,后有追擊的騎兵甲士,又將如何脫身?

  這看似以身犯險的舉動,實則帶著似有似無的引誘之意,究竟是為了什么?

  十里路途,說長不長,說短不短。

  以江湖人士的腳力,全力狂奔疾走,最多一刻鐘便可走完全程。

  黎鳶縱身攀上一棵兩人環抱粗細的大樹,輕飄飄地落在樹梢上,凝目遠眺。

  再前方,距離小涼山下的轉彎處,已經不遠。

  筆直道路盡頭,先一步出鎮追擊的陸家護衛,此刻已經調轉馬頭,堵在了拐彎之地。

  少年刀客腳步飛快,絲毫沒有停頓,前堵后追的局面,已經讓他陷入包圍之中。

  明顯就是絕境,可少年絲毫不見驚慌之色,反而前沖速度越來越快。

  只聽,在為首之人的呼喝之下,騎兵小隊一個個抽出佩刀,發起了沖鋒。

  黎鳶臉色微變,飛身向前,腳尖在一株樹木上輕點,身形如輕盈羽毛,飄飄蕩蕩,再次落在一株大樹的樹梢上。

  再次望去,道路上的情形,一清二楚的落入眼簾。

  黎鳶心頭凜然,暗忖道:這樣的騎兵沖鋒,饒是只有十余人的小隊,氣勢也是極為駭人。

  尋常江湖人士最怕的,便是遇上結成陣型的甲士。

  老夫子曾說,在那次馬踏江湖之前,江湖上還有不少高手,能夠力抗軍卒甲士的沖鋒,常以能夠抵抗多少甲士的數量,來衡量個人實力。

  然而,那次馬踏江湖帶來的后果,不僅僅是讓江湖畏懼朝堂,威懾天下。

  更多的,是斷絕了眾多修武傳承。

  能夠將武功修煉到極高境界的秘籍、傳承,多數都被朝廷收入武庫之中。

  近百年間,除了那些底蘊深厚的豪門世家、勛貴王侯,尚有能力培養后代子弟,江湖中已再難看見能力抗甲士沖鋒的江湖高手。

  這也是為何天驕榜上,多為世家宗族子弟的原因。

  “他想做什么?!”黎鳶驚疑出聲。

  只見,那少年提刀縱身而起,一刀橫掃而出。

  奪目的紅光在刀鋒上浮現,繼而一股凌厲刀芒倏然暴漲,化作一道足有三丈的匹練,呼嘯而起。

  “不好!”

  “危險,快快躲開!”

  堵在道路拐彎處的一眾護衛,此刻臉色劇變,望見刀芒匹練呼嘯襲來,無比驚恐地慌忙想要躲避。

  可惜,為時已晚。

  足有三丈的刀芒,橫空而過,尖利的破空之音,帶著死亡的氣息,讓一眾護衛亡魂直冒。

  噗!噗!噗!

  接連慘叫響徹當空,那刀芒勢如破竹,將一眾護衛連人帶馬盡數斬殺!

  這一幕尤為慘烈,血腥之氣彌漫開來,入目之處一片猩紅血跡。

  將之盡收眼底的黎鳶,臉頰一陣蒼白,扶著大樹枝干的手臂,在微微顫抖。

  死人的場景,黎鳶早在十歲之前就見過了。

  但如此慘烈的情形,所帶來的劇烈沖擊,依舊讓她一陣陣心悸。

  此時,那少年刀客飛身落地后,快速轉身。

  黎鳶能夠清晰的看到,他的臉色已經有些蒼白,氣息不穩。

  少年刀客動作沒有絲毫停頓,身形化作一道模糊殘影,沖向疾馳而來的十余名甲士騎兵。

  黎鳶雙腿一顫,險些在樹梢上站立不穩:他竟要與發起沖鋒的甲士,正面交鋒?!

  “殺!”

  縱馬沖在最前方的騎兵首領,此刻厲喝一聲,一股兇悍至極的的氣勢,從其身上爆發開來。

  雙方之間,相距已經不足十丈!

  對于已經發起沖鋒的騎兵而言,十丈距離,轉瞬即至。

  卻聽那少年刀客的聲音響起:“王興奎,當真以為我怕你不成?引你們來此,便是為了一網打盡!有人用五十三斤米糧,換你的腦袋!”

  聲音飄蕩,一抹紅光亮起。

  比之前一刻更為恐怖的刀芒驟然爆發,刺目的刀光瞬息間暴漲到三丈有余,又是一刀,霸道絕倫,凌厲無匹。

  嗤嗤嗤!

  尖利呼嘯響徹長空,被少年刀客稱作‘王興奎’的騎兵首領,此刻臉色已經變得毫無血色。

  少年刀客一刀斬殺陸家一眾護衛,這一點他并不感到奇怪。

  他也是習武之人,而且境界不俗,距離武道先天僅有一線之差。

  此前在鎮上,雙方之間有過交手,王興奎知道想要用出那等堪稱恐怖的殺伐手段,絕非易事。

  而且,這少年刀客的刀法固然犀利,其境界卻并不比他高多少,撐死了就是初入先天。

  事實證明,他輕敵了,遠遠低估了少年刀客的實力。

  后天內息與武道先天之間,一線之隔,便猶如云泥!

  這一刻他后悔了,后悔不該一聽陸鼎言被殺的消息,便怒氣沖頂地帶人前來追擊。

  可惜,到了眼下這種時刻,無論他如何的后悔,都已經晚了。

  騎兵一旦發起沖鋒,想要中途停下是不可能的。這是騎兵沖鋒陷陣的優勢,同樣也是一大弊端。

  少年刀客明顯就是利用這一點,想要將王興奎在內的十余名騎兵甲士,一網打盡!

  在王興奎驚恐大吼聲中,匹練自半空極速掠過。

  噗噗噗噗!

  短短一瞬間,十余名騎兵悉數身亡。

  同一時刻,少年刀客仿佛用盡了氣力,自半空跌落,口吐鮮血。

  黎鳶眉頭一皺,自大樹上飛身而下……

目錄
目錄
設置
設置
書架
加入書架
書頁
返回書頁
評論
評論
指南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