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玄幻言情 東方玄幻 青巫劍仙

第三十七章 羅氏九歌

青巫劍仙 半夏煙光 2182 2020-05-01 22:45:08

  小涼山以南的區域,并非是一馬平川,而是溝壑縱橫的丘陵山地,極少有大范圍的平地。

  浦源城,位于兩座小山之間的平緩地帶,距離郡守府所在的靈州,只有不到三百里。

  萬戶之上者為城,浦源城的規模遠遠超出了這個標準。

  這是一座溝通南北樞紐之城,不僅規模大、人口更多,王朝駐軍也達到了三萬之巨。

  青州道指揮使林靖麾下,足有三十萬青州軍,分別駐守九郡十三城不同的區域要塞。

  僅浦源城一地,便占據了青州軍總數的十分之一,其重要性可見一斑。

  進了浦源城,黎鳶在過往行人的議論聲中,聽到了有關紀安的消息。

  說是幾日前有一個少年刀客,在撫寧鎮上大開殺戒,被撫寧鎮駐軍追緝數百里,結果駐北軍損失了三百余眾甲士,最終還是讓這刀客給逃了。

  聽到這些消息的時候,黎鳶暗自松了口氣的同時,不免有些意外。

  紀安的實力,又一次超出了她的預料。

  尋常軍中甲士,修為以后天內息為基準,又有兵器監制式兵刃隨身,戰斗力可謂極強。

  然而分散開來之后,想要圍捕一個先天境的江湖高手,顯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  不過,紀安能夠在兩千駐北軍圍追堵截之下逃出生天,倒是讓黎鳶大為驚訝。

  她本以為紀安會難逃一死。

  畢竟這么多年來,死在軍伍甲士刀鋒下的江湖人太多了。

  超出武道先天境的大高手,都不敢與軍伍甲士正面相抗,如紀安這種修為的,沒死的確鮮見。

  名為羅樂的青衣女子,在半路上醒了過來。

  黎鳶也樂得省些力氣,便與她慢慢趕路。途中通過交談,黎鳶知道了對方的名字。

  羅樂,閨名九歌。

  代州郡人士,遭奸人迫害,家破人亡,在仇家追殺下一路逃亡至此。

  結合自遇到對方后的種種蛛絲馬跡,黎鳶得出一個結論:羅樂的修為很強,至少超出先天境一個境界。

  羅樂過往的經歷,黎鳶并未在意,而是心底默默起了盤算,多了幾分警惕。

  入城之后,黎鳶打算帶著羅樂去醫館。

  畢竟,她那一身的傷勢,看著就讓人擔憂。

  見對方傷勢如此嚴重的情況下,還能奔走如飛,不免越發篤定了之前的判斷。

  羅樂拒絕了這個提議。

  在城中一家偏僻客棧住下之后,她給黎鳶羅列了一個清單。

  清單上面,是密密麻麻上百種草藥的名字。

  臨出門前,羅樂倚靠在床榻上,聲音虛弱地叮囑道:“你出門小心行事,一定要把清單上的草藥分開購買,勞煩你多跑幾家藥鋪。

  我是羅家現在唯一的幸存之人,那人還有一樣東西沒拿到手,勢必不會輕易放過我。

  她在代州勢力極大,手下豢養著眾多三教九流的江湖人,此地雖離代州較遠,難保不會有人追蹤到這里?!?p>  想想之前圍攻羅樂的那群人,這個擔憂不無道理。

  黎鳶倒是沒在意這些,而是一臉狐疑地問道:“你要煉丹?”

  “普通藥劑無法令我快速痊愈,只能以我家傳秘法配以丹藥,才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恢復過來?!绷_樂虛弱地笑了笑,道:“這也是為了讓你盡快脫身,畢竟你與我只是萍水相逢,被牽連進來……”

  黎鳶點頭:“懂了?!?p>  說完,轉身出門。

  黎鳶心里有想要解開的疑惑,這個羅樂也不是傻子,自然有所了然。

  走出了客棧,一邊向人打聽城中藥鋪的分布位置,黎鳶一邊在心里感慨:和聰明人打交道,果然不一樣。啥都不用說,人家就明白了意圖。嘖嘖……幸好不像紀安那個蠢貨一樣。

  黎鳶在城里兜兜轉轉,忙活了一整天才將清單上的草藥湊齊,回到客棧的時候,已是日落時分。

  謹慎起見,兩人帶著東西更換了居住的客棧,在城南區域租下了一個院子,才算安定下來。

  羅樂煉制丹藥的時候,并不避諱黎鳶。

  入夜后,黎鳶在一旁靜靜看著羅樂將各種草藥分類處理,而后經歷了一系列諸如烘干、榨汁、碾碎、熬煮等工序,最后按照次序放入丹爐里。

  一直忙活到深夜,羅樂這才停了下來。

  她用衣袖拭去額頭的汗珠,抿著不見血色的嘴唇,轉頭問道:“你想知道什么?我自當知無不言?!?p>  “那滴血跡是怎么回事?狐妖又是什么來頭?”黎鳶沉吟許久后,緩緩開口。

  至于羅樂口中的‘知無不言’,黎鳶當做是沒聽到。

  通過這兩天一夜的觀察,黎鳶能夠感覺到,這個羅樂也是類似于澹臺玉卿那種人,心中城府頗重,根本不會對人知不無言,哪怕黎鳶對她有救命之恩。

  “狐妖的來歷,我也不清楚。至今牠出現過兩次,頭一次牠突然出現,被我設計引開。第二次你也在場,我就不多說了?!绷_樂盤膝坐在地上,目光注視著丹爐。

  黎鳶知道,羅樂自醒來后便一直運轉功法,她能夠硬撐到現在,便是依仗于此。

  羅樂看了黎鳶一眼,道:“至于花豹額頭的血跡,那是我的一滴精血。我也不知狐妖為何盯著我不放,曾嘗試過各種辦法擺脫牠的追蹤,結果都失敗了。用精血為誘餌,是最后無奈之下的舉措?!?p>  黎鳶點頭。

  精血這東西,可以稱作人身本源精氣所化,指的是心頭血、眉心血兩種。

  通常而言,無論修武的江湖人,還是練氣的世外人,精血都是極為重要的東西,一旦流失過多,會摧毀根基。

  輕則重傷難愈,重則一命嗚呼。

  沉默了片刻后,黎鳶又問了一個問題:“先天之上,是什么?”

  話題的跳躍性太大,一時間羅樂有些反應不過來,眼神古怪地看著黎鳶,滿臉疑惑。

  她在那山林空地上,親眼目睹了黎鳶連出兩劍,那森森劍氣至今令她回想起來都覺得駭然不已。

  修煉了那等神異的劍術,那可是能讓了緣老禿驢驚而退走的高深劍術,能不知道先天之上的境界劃分?

  黎鳶被她看的心下赧然,當即咳了兩聲,擺手道:“算了,算了。還是說說你自己吧,怎么惹上了那個仇家的?什么仇能讓你一家老小被殺得一個不剩?“

  羅樂眉宇間泛起愁苦之色,怔怔出神了許久,才壓下心頭思緒,道:“這可就說來話長了。你若不怕被牽連其中,我便說與你聽?!?p>  “都把你救了,我還能置身事外?我想你那仇家可不想,快說?!?p>  “這要從九年前說起……”

目錄
目錄
設置
設置
書架
加入書架
書頁
返回書頁
評論
評論
指南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