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玄幻言情 東方玄幻 青巫劍仙

第四十一章 凌云劍宗

青巫劍仙 半夏煙光 2261 2020-05-05 23:45:08

  黎明前夕的浦源城,本應該是安靜的。

  這個時候的浦源城百姓,只有少部分商家開始準備一天營生所需。

  南城門外的河港渡口,??恐鴦倓偟诌_的船只,一個個衣著簡樸的漢子,嘴里吆喝著口號,開始搬卸貨物,令港口變得嘈雜熱鬧起來。

  伴著冷冽的晨風,河面上的霧靄漸漸散去,人們又將迎來新的一天。

  突然,平日里不到日出時分不會打開的城門,霍然洞開。

  一行百余眾,步履匆匆而來。

  為首之人一身青色衣袍,其上繡有一條條腹部帶有鱗爪的螣蛇,金色絲線熠熠生輝。

  從南城門側邊來往的百姓,此刻一個個大驚失色。

  這名為首之人他們認識,正是執掌一城大權的城主——韋隆源。

  緊隨城主韋隆源身后的一眾人等,則是城中大大小小的官吏,每一個都讓城中百姓談之色變的大人物。

  此外,在以城主為首的官吏后方,還有幾大家族、商會、門派等勢力的代表人物。

  如此一番興師動眾的模樣,著實讓看到這一幕的百姓們嚇了一跳,心驚膽戰。

  這是怎么了?

  此刻,所有不明真相的百姓心里,同時浮現這樣一個疑惑。

  能讓城主率領眾官吏親自相迎,難道是來了什么大人物?

  有些人頓時想到了年前冬日,發生的一件事。

  那次是臨近日落,幾個衣著華貴的年輕男女在一眾護衛的擁簇下,策馬而來。

  城主韋隆源也是如今日這般,出城門親自相迎,甚至一副諂媚模樣的給其中一人牽馬,驚呆了當時在場的所有人。

  后來,據說那幾個年輕男女當中,有一人乃是靈州郡守家的公子,其余幾人來歷更是非同凡響。

  身為浦源城主的韋隆源做出那般卑微姿態,倒也在情理之中。

  今天這又是怎么回事?難道即將到來之人的身份比郡守公子還大?

  就在一眾百姓議論紛紛的時候,遠處河面上,有一艘雕梁畫棟的巨大樓船,緩緩靠近港口。

  在那樓船前端甲板上,一名神色陰厲的中年男子,昂首而立。紫色衣袍被晨風揚起衣角,獵獵作響。

  尚未抵達河岸港口,一眾搬運貨物的苦力工人們,便感覺到一股強橫之極的威勢,肆無忌憚地碾壓而來。

  在這股強橫壓迫力的籠罩下,身為普通人的工人們,頓時不由自主地跪倒在地,仿佛肩頭多了一座巍峨山岳,隨時有可能將他們碾壓致死。

  中年男子目光掃過,仿佛有一道電光掠過當空,令人不寒而栗。

  毫無修為在身的苦力工人中,不少人被這一道目光嚇得亡魂直冒,兩股戰戰。

  港口碼頭上,不過幾個呼吸的時間里,就跪倒了一大片,這樣一幕就好似臣民跪應帝王的駕臨,說不出的詭異。

  當巨大樓船抵達岸邊,中年男子身后出現了一眾衣袍顏色截然不同的兩隊人。

  左側一隊人皆為男子,年歲俱都在二十左右,稱得上豐神玉朗,只是眉宇間透出的桀驁之氣,讓看到這一幕的人意識到,這些家伙不好惹。

  這一對男子每個人都手持長劍,衣袍呈青灰色,袖袍之上均有以紅色絲線織繡而成的文字標志。

  玄!

  中年男子右后方,則是一隊女子,容貌均是極為出眾,或美艷、或清麗,各有千秋。

  這一隊女子身著粉色衣衫,手持劍器,卻比那隊男子手中長劍短了一截,她們袖袍之上,同樣有絲線織繡而成的文字標志。

  不同之處在于絲線乃是青色,文字標志則是:云!

  沒人注意到,在右側隊伍的末尾,一名眉梢有顆痣的俊秀女子,眼眸中殺意升騰。

  她眼眸望向浦源城巍峨的城墻,心中一字一頓道:羅九歌,這一次你插翅難逃!

  若有混跡江湖的武夫游俠在場,定會一眼認出這群人的來歷——凌云劍宗。

  青州道北地三州,若提起江湖上的大勢力、大門派,任何一個江湖中人都能毫不猶豫地說出三個名字。

  凌云、北府、慕賢山莊。

  其中凌云,便是雄踞靈州郡三十載獨具鰲頭的凌云劍宗,以傳承劍術聞名四方。門中弟子以乾、坤、玄、云四座山峰各成一派。

  據說,凌云四峰的首座,均為實力高深莫測的修真之士。

  另外的兩個則是令江湖人士談之色變的北夏侯府,以及池州郡的慕賢山莊。

  北夏侯府乃是朝廷實力,黑白通吃,說是手眼通天都不為過,在朔州郡可謂只有遮天。

  江湖上一直都有傳言,夏侯爺不滿帝王對其寡恩薄義,欲要自立為王。

  而這個傳言流傳至今已有十余年,朔州的夏侯爺一直都在封地呆著,從未有過任何擴張勢力的跡象,老實本分的過分。

  至于慕賢山莊……卻是一群身份特殊的文人聚集之地,其影響力不僅僅體現在江湖上,在文人士子當中地位更是尊崇無比,論及綜合勢力,當為三者之首。

  不過,由于慕賢山莊之人與朝廷以及各方府衙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,極少參與江湖之事,所以一般情況下,凌云劍宗才是真正令人畏懼的存在。

  樓船靠岸,浦源城主韋隆源率眾也迎了上來,畢恭畢敬地行了一禮,這才滿臉笑容地與那中年男子攀談起來。

  中年男子顯然也不是真正目中無人之輩,雖在凌云劍宗有著不俗的地位,可面對一城之主也不敢擺架子。

  城主雖不是朝廷冊封,卻是指揮使大人親自任命,他若敢在大庭廣眾之下落了一城之主的面子,那位素來冷血霸道的指揮使大人,指不定就會率軍再來一次馬踏江湖!

  真到了那個時候,天王老子來了也救不了凌云劍宗。

 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入了城,那些目睹了一切的百姓們,則是爆發了更大的議論之聲。

  事實上,已城主為首的官吏,以及城中各大勢力的代表一同出城的動靜,早已驚動了城里的人。

  尤其是那些江湖中人,一個個絲毫不加遮掩,各施手段,直奔城南而來。

  看那不是飛檐走壁、就是在房頂上高來高去的一道道身影,整個浦源城猶如炸開了鍋一樣,陷入沸騰之中。

  距離南城門不遠的小院中,黎鳶望著城門方向,見一道道身影掠過,不由說道:“有熱鬧看,要不要一起去瞧瞧?”

  羅樂一臉的淡然,長身而起,輕聲道:“這熱鬧來的突然,就怕是沖我來的。你現在離開還來得及?!?p>  “說得有理?!崩桫S咧嘴一笑,道:“記住了,你還欠我五百兩銀子。下次記得還給我?!?p>  話音落下,黎鳶縱身上了房頂,幾個起落間便不見了蹤影。

  羅樂深吸一口氣,望著越來越亮的天空,呢喃道:“……下次再見,怕我已是孤魂野鬼了?!?p>  

目錄
目錄
設置
設置
書架
加入書架
書頁
返回書頁
評論
評論
指南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