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玄幻言情 東方玄幻 青巫劍仙

第四十九章 隱藏的真相(二)

青巫劍仙 半夏煙光 2321 2020-05-13 23:14:29

  素愛一襲紅衣的澹臺玉卿,出身堰北道崀山古族。

  雖說這些被稱作古族世家的先祖,曾與東岳太祖皇帝同出一脈,與當今皇族可謂近親,底蘊深不可測。

  可是,若真的到了魚死網破的境地,稱雄青州道萬里大地的青陽林氏,還真不怵。

  然而世間一切事情,就怕萬一。

  一旦龍問秋此人插手其中,事情的意義就變了。

  龍問秋的身份和態度,很大意義上代表了他背后的渤海侯府。

  如此一來,林放與澹臺筠之間的恩怨,或者說崀山澹臺氏與青陽林氏之間的對決,就從世俗家族間的恩怨,變成了官面上的爭斗。

  青州道節度使林靖,身為封疆大吏,有一個國侯的爵位。

  僅憑這一個國侯的爵位,就足以令諸多世家豪門,望而生畏。即便是皇族近親的諸多古族,也不敢輕易招惹。

  只是……相較于渤海侯龍晏這位帝王近臣,林靖這個在外為官的國侯,還是有些不夠看。

  朝堂上的明爭暗斗、爾虞我詐,可不是官位大小可以決定的。

  幾乎是一瞬間,同樣出身官宦世家的陳澤,就想明白了其中的溝溝坎坎。

  仔細琢磨此間種種,陳澤不由嘆息連連。

  林放這次是真的栽了!

  眼看機緣到手,卻被人在關鍵時刻截了胡,換做是誰都難以咽下這口氣。

  更氣人的是,還有一個得罪不起的渤海世子橫插一手!

  事到如今,林放為了大局考慮,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,整天靠飲酒來麻醉自己。

  陳澤立在原地,久久不語。

  直到外面街道上傳來激烈的廝殺呼喝之音,陳澤這才恍然回神。

  走到窗前朝外望了一眼,陳澤不由眼前一亮。

  此前曾與那徐鶴山直接對陣的袁名璽,已被一眾甲士射出的弓箭,扎成了一個刺猬,死不瞑目地倒下,成為了諸多尸體的一部分。

  若其他時候,如他這般的先天大高手,本不至于死這么快。

  錯就錯在,他不該與結成陣勢的軍陣正面交鋒。

  單一的白馬軍甲士,不過后天境界,充其量也就氣血充盈。

  可軍陣的威力,絕非人數疊加這么簡單,而是戰斗力成倍增長。

  五百人組成的軍陣,其威力堪稱恐怖。

  并不是隨便一個先天高手,都能如同紀安那般幸運,就連踏入修真層次的修士,不入四品金丹境,正面遇上五百甲士軍陣也要避其鋒芒。

  袁名璽身死之后,其余江湖人士等于失去了主心骨,瞬間遭了殃,短短幾個呼吸間死傷慘重。

  這其中,自然會有人想要聯手殺出重圍,可面對結成陣勢的白馬軍,他們聯手組成的這點戰力,猶如螳臂當車,被生生碾軋。

  一個沖鋒過后,能活下來的人屈指可數。

  也有幾個武功相對高出不少的家伙,妄圖借助周圍建筑為障礙,擺脫白馬軍的鎮壓。

  可惜,全都被在外圍游曳的府衙差役攔截,最終沒能逃過身首異處的下場。

  惟獨有一人,在白馬軍與差役展開行動的時候,就極為明智地選擇退走。

  哪怕在逃走之時,被破空襲來的箭矢擊中了要害,也沒能令其放棄逃生的信念。

  這個人,就是近段時間以來,將西北江湖鬧得不得安寧的江湖大盜——徐鶴山!

  陳澤身為靈州地界的大紈绔,平日結識的人本就多為三教九流的江湖草莽,大大小小的江湖消息自是不用多說,稱不上了如指掌,卻也相去不遠。

  徐鶴山的名號,陳澤早就聽人提起過多次。

  這位赫赫有名的江湖大盜,多在河西道境內出沒,往日將盜來之物拿去銷贓,也是去往兩界山一帶,出了名的行事小心謹慎。

  在陳澤的印象中,徐鶴山屬于江湖上極少數稱得上‘安分守己’的綠林大盜,從未失手過,也從沒有撈過界的時候。

  這次不知道犯了什么渾,居然把長岌山童家的祖傳寶貝給偷了!

  更讓人意想不到的是,此人得手之后不去邊境區域最為混亂的兩界山,反而一路向北,弄得西北江湖暗流涌動,著實讓人摸不著頭腦。

  不過,對于陳澤而言,這些混江湖的人是死是活,跟他都沒有太大的關系。

  徐鶴山跑就跑了,他也沒心思去追究這番異常舉動背后的目的和真相,他現在只關心一件事:童家的祖傳寶物,到底是什么?

  望著街面上漸漸平息的事態,陳澤口中嘖嘖感慨了一番,轉頭看見林放已經恢復了平靜,幾欲開口,最終卻一個字都沒說出來。

  林放灌了口酒,沒了那番沉重的掩飾和偽裝,臉上多了幾分往日身為豪門子弟的風采。

  他抬眼看著陳澤,輕笑一聲道:“濤生,你是想問我,那楚靈犀明明是個大活人,為何被我說成機緣,對吧?”

  陳澤訕訕一笑,算是承認了這個說法,對于這件事,他的確有些好奇。

  一般來說,這種涉及到機緣之類的事情,不應該多作打聽,畢竟不是可以擺在臺面上事物。

  林放倒是沒怎么在意,將身子靠在桌腿上,慢悠悠說道:“這件事呢,還要從七年前說起。你可知那些動輒飛天下海的修士之間,有一個自古流傳下來的說法?有關特殊體質這方面的?!?p>  陳澤聞言來了興致,道:“就是被人傳的神乎其神的什么靈體?”

  “沒錯?!绷址庞止嗔丝诰?,道:“確切的說,是五行靈體,先天道胎。七年前有位得到高人,云游至青陽城,具體名姓我也不清楚,只知道他抵達青陽城的時候,是從天而降。我伯父對其畢恭畢敬,甚至行大禮參拜。

  此人斷言我乃是天生體格特殊,需一份機緣打破桎梏,方可經脈通常,就此扶搖直上。這機緣,說來可笑……就是尋找一個特殊的爐鼎,學邪魔外道中人,采補其精元?!?p>  陳澤不由恍然,道:“楚靈犀便是你要找的爐鼎?”

  “正是如此?!绷址彭怅幊辽?,沉聲道:“那位高人傳授我一門望氣之法,雖無法助長戰力,卻擁有分辨特殊體質之人。楚靈犀乃是青木靈體,天生的修真之才,百年難得一遇。若能將之體內精元取出煉化,我便可以成為修士,從此天地逍遙!”

  說著,林放突然抬頭看著陳澤,問道:“你可知他們四人,為何關注西鳳寨那位背劍小娘子?”

  陳澤一愣,驚道:“莫非也是……”

  林放兀自冷笑道:“當然是!那名為黎鳶的小娘子,可不僅僅體質特殊。據我觀察,她的體質比楚靈犀更勝一籌,極有可能是傳說中的先天道胎!若非西鳳寨有大人物坐鎮,令他們無比的忌憚,他們早就動手了?!?p>  “林兄,你……”陳澤覺得有些不對勁。

  饒是兩人關系再怎么相交莫逆,也不至于將這等秘辛和盤托出吧?

  林放盯著陳澤的眼睛,無比堅定道:“沒了楚靈犀,為兄……只能鋌而走險了!”

  

目錄
目錄
設置
設置
書架
加入書架
書頁
返回書頁
評論
評論
指南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